睡過一覺,我還是不懂我到底錯在哪

我直覺的將房東太太難聽的話略過再轉述

卻換來你雙手抱胸,眼神直冽冽的瞪著我

像審問犯人一樣,無情的看著我,不停反覆的命令我原封不動的重述那些話

她是刻意要略過你的存在我懂,所以我不想講

而我,不過是不想讓你聽到再起漣漪

這樣的我,哪裏做錯了?

只想平靜的過二人世界的晚餐哪裏做錯了?

我離開房間出去問晚餐情況的時候,表現的多麼雀躍

其實你不懂,我內心的忐忑

自從假日那一吵到今天為止

我每天都過的忐忑

你有班可以上,時間到,你可以消失在這個房子裏

而我沒有,我沒辨法躲

我只能盡力做好自已的事

 

另一個問題

除非今天他們二老不在了,不然太常回娘家這種事

對媳婦來說就是個錯

雖然我知道她曾說過,想回去講一聲就好

我不是白痴、更不白目

連客套話都聽不出來

想爸媽,偶爾打個電話回家、久久回去一次

對媳婦而言,這樣才是懂事

畢竟,這是個很傳統的家庭嘛

別以為說的很開明,就真的能有多開明

那不過是場面話而已

 

昨天提早洗澡睡覺

躺在床上心都在糾結滿腦都是我哪裏錯了?

怎樣也想不透

眼淚它從來不聽話即使我再怎麼倔,都無法停止它

人家說失意人最好的朋友,就是一杯黃湯下肚

茫了,就什麼感覺也沒有了

難道是因為我選的台啤太淡了嗎?

非旦沒有茫的感覺

睡醒後仍然只有二行清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御前月湘 的頭像
御前月湘

御前月湘的部落格

御前月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